第三十三章 百宝阁的洪大师
作者:辰机唐红豆      更新:2024-06-11 23:00      字数:2053
  这一次,连洪小宝自己都惊了,翡翠jī蛋?什么鬼?

  殷九幽一脸鄙夷的神sè,看着洪小宝仿佛看着一个乡巴佬似的,不耐烦的解释道:“就是灵兽翡翠jī所下的蛋。”

  “还有这种jī?”洪小宝讶异道,这一次殷九幽没有搭理他。

  “咳。”洪小宝干咳了一声,朝着中年男子道;“那个……嗯……有没有翡翠jī蛋?就是翡翠jī下的蛋?”

  “翡翠jī蛋?”中年男子挑眉,然后便转身去取,心中开始猜想着洪小宝的身份,作为一个外门弟子,在门派中弄这种做饭的灵药,看来是家中的背景很qiáng大了。

  难怪会在外门中开店,这种傻子似的行为也只有那种人傻钱多的世家子弟才能干出来吧,听说盘下来八百灵晶呢,对他来说也不是笔小数目。

  对面,洪小宝略微有些尴尬,你妹的,看起来人家都知道,就自己不知道啊,连皇宫之中都从来没有这种东西……

  似乎是看出了洪小宝在想什么,殷九幽不屑道:“真以为世俗中的皇帝有多么厉害?真那么厉害的话,你也不用来宗门中吃药了。”

  “但是翡翠jī蛋应该还是有的,估计是你自己没有注意过。”殷九幽又补充了一句,因为他觉得洪小宝的面sè似乎有点愠怒。

  洪小宝没回话,中年男子将翡翠jī蛋拿了出来,道;“五个灵晶,嗯,总共一百一十二个灵晶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洪小宝走在回店的路上略微算了一下,身上二百六十个灵晶划去一百一十二还有一百四十八,剩下的先留着吧,本来他是想多买点的,但是照殷九幽的说法,买多了拿回去又没有专门的储存箱,很容易挥发灵性,所以还是随用随买吧……

  那柄玄铁重剑到时候估计也能卖个好价钱,另外……希望未来的生意会越来越火。

  而此刻,在隔着百宝阁两条街道的一个宅院里,三个女子正在花圃中围着一个石制的圆桌而坐。

  其中那个一身白sè长裙,气质清新脱俗的自然就是云彩箫了,但旁边的两个女子却也不差。

  全都五官jīng致,气质斐然。

  其中一个身穿橙sè衣服的女子双手托着下巴,看着云彩箫道:“这么说,那洪小宝其实是云护法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定下的,而且他根本不能修炼?”

  “现在可以了,而且已经入了外门。”旁边那个蓝衣女子纠正道。

  “他出身皇家,说不定是吃了某种特殊的丹药呢?”橙衣女子挑眉道。

  那个蓝衣女子不说话了,她也并不喜欢洪小宝,虽然听到那个洪小宝将叶晋宁这家伙整的很惨的时候觉得很厉害,但是,那些终究不是大道。

  而一个根本不能修炼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一个一重武者,这其中肯定有问题,除非他是个天才,而且是特别厉害的那种天才,但问题是,天才会那么多年无法修炼么?

  云彩箫有些头疼,这是她的两个挚友,橙衣的叫做曹婉,而蓝衣的则是蒋梦云。

  如果洪小宝在的话,就会理解,闺蜜嘛!

  “小宝哥的确是可以修炼的,而且他很厉害,那间店是他开的。他会炼丹。”云彩箫道。

  “那个百宝阁啊。我那天也在,他把那个陈阳说的哑口无言。”蒋梦云道。

  曹婉却是眉头微皱,但却没有反驳,她那天也在,这是事实。

  “反正,我还是觉得虽然叶晋宁不太靠谱,但总比他qiáng,别说他是长老之子,与你门当户对,光是他下个月进了雷音池之后肯定能入内门来说,就要远远领先洪小宝。”曹婉说道,最后总结道,“彩箫,我觉得,你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道侣。”

  只是曹婉不知怎么的,总觉得洪小宝这个名字有些耳熟……

  她对云彩箫的未婚夫洪小宝太看低了,也对教自己弟弟的洪大师洪小宝太高看了,以至于一时间竟没联系起这两个名字……

  “其实话说回来,洪小宝能说的那陈阳哑口无言,恐怕自身也是至少都是一品炼丹师了。”蒋梦云看着云彩箫与曹婉说道。

  “一品炼丹?”曹婉皱了皱眉头,所谓一品炼丹师,在外门中都不稀缺,在内门则更是家常便饭了,凭这一点就要让云彩箫接纳洪小宝,实在是有些理由不充分。

  但她也没有说出来,毕竟她和云彩箫的关系最多也就是好朋友,建议可以,替人家做决定那就过分了。

  “彩箫,你好好考虑,不要因为所谓的婚约就认准,要问自己的心。”曹婉说道,她也只能这样提醒,至于云彩箫最后究竟会选什么,她也无权过问。

  云彩箫微微点了点头,蒋梦云在一旁笑着说道:“好了,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彩箫姐肯定比我们了解的多,先去百宝阁看看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再说呗。”

  曹婉点了点头,猛然间顿住了,死死盯着蒋梦云:“你说百宝阁?”

  “……”蒋梦云看到曹婉的眼神吓了一跳,还是道:“是……啊……怎么了?”

  “就就就……昨天有个人教了我弟弟刀法,让我弟弟第一天练刀就劈出了刀花,他说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就是百宝阁的洪小宝洪大师,”曹婉都有些不相信自己了:“我们说的可是一个人?!”

  “咯咯咯……”云彩箫突然捂嘴咯咯低笑了起来:“婉姐姐,你如果说的是其他的事我不知道,但这事我也在场,就是小宝哥哥。”

  “怎么……怎么可能?这个……那个小宝……呃?啊!我有点晕了,等等,我捋下,”曹婉愣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你那小宝哥哥不是废……不能修炼嘛?就算现在可以了,那怎么突然就成了一个大师了?而且是几句话就指点得我弟弟砍出了两朵刀花的大师?”

  “这我就不知道了呀!”云彩箫嘴上说着不知道,眼睛已经笑成了月牙儿,有人夸她的心上人可比夸她自己还来得高兴,“可能是小宝哥哥读得杂书比较多吧……咯咯咯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