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4章 螺旋
作者:晨星LL      更新:2024-02-07 15:27      字数:5502
  森林中的营地,兽皮搭成的军帐,昔日不可一世的多玛城之王正虚弱的躺在床榻上。

  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雨,或许是淋了雨水的缘故,他的伤口愈发的肿胀。

  看来不止是始祖,就连伟大的茵索夫之树都站在了邱人的一旁。

  可为什么?

  那些家伙明明听不到茵索夫之树的声音,却获得了祂的垂青。

  卧在床上的吞南百思不得其解,意识却已渐渐恍惚了起来。

  此时此刻的他尚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之于天地的渺小。

  击败他的人从来不是邱人,也不是始祖,更不是茵索夫之树,而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的傲慢与贪婪。

  他以为自己参透了茵索夫之树的秘密,却没想到自己只是大树脚下的蚂蚁,参透的那点东西连皮毛都算不上,只是些枯萎的树叶树皮罢了。

  不过这并不是他的错。

  时代的局限性注定他只能站在蚂蚁的视角上看问题。

  吞南叹息了一声,气若游丝地缓缓说道。

  火焰,尸体,死亡……

  即使是他们部落中“灵能”最qiáng大的吞南,也驱动不了如此之多的“圣光之虫”。

  如果他们的文明能历经时间的考验,走到那一天的话……

  “我得回多玛城,带我去见始祖的面前……我要亲自向他道歉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萨奎闻言脸sè大变,握住了这位年轻领袖的手,声音带上了一丝哀求。

  看着那双眼睛里的虔诚和决绝,萨奎哽咽着泪水点了下头,答应了行将就木的首领。

  “……预言终究还是发生了。”

  传说在遥远的蛮荒纪元之初,这片大地上的所有人都生活在禁林山谷中的时候,那颗最初的庇护一切生灵的圣树便是这般闪耀的模样!

  如今那早已消逝的一幕再一次降临在了这片森林中,并且降临在了多玛部落的圣树上。

  那数量已经多到无法用茵索夫之树子民的语言来形容!

  “黄金树……”

  就在这时,他看见了跪在神殿入口处祈祷的神殿侍女——

  到底发生了什么?!

  而此时此刻,圣树根部的神殿之外,虔诚的信徒们正匍匐在那粗如山岳的树根旁。

  兴许随着时间的推移,当他的后人终于走出这片森林,真正点亮文明的火种,双脚迈向星空,再重新认识茵索夫之树的时候……也许会有不同的理解。

  说到这儿的时候,他那张虚弱的脸上忽然涌出了一丝红润的光泽。

  那是他最后的愿望,也是他通过茵索夫之树看见的启示。

  他想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言。

  他脉动颤颤巍巍的脚步,穿过蜿蜒的树根快步走到了神殿的入口。

  寻常觉醒了灵能的族人,所能驱使的数量也不过几十上百只而已。

  属于森林诸部落的巨人还没出现,思想的启蒙尚未兴起。

  万千萤火正萦绕在那宏伟婆娑的树冠之下,将黑夜变成了白昼,将那一片片绿叶映成金黄。

  看着虚弱的首领,坐在床榻旁边的萨奎轻轻叹气,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。

  就像回光返照似的,他抬起胳膊,握住了萨奎的手腕。

  而此刻萦绕在此地的“圣光之虫”,却点亮了整颗圣树!

  欣喜若狂之余,萨奎的心中更多的是困惑。

  “我也不想,但我已时日无多……没有听从始祖的劝诫是我犯下的最大的错误,多玛城的后裔应该记住这个深刻的教训。”

  全知全能的祂就如同穿透了因果,或者说祂就是因果本身!

  震怖于那可怕的业力,萨奎左手按在xiōng前,右手捏着一撮野兽的骨灰撒进火堆,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着,向伟大的茵索夫之树和始祖忏悔和祈祷。

  不过那将是不知多少个千年以后的事情了。

  双膝跪在她的身旁,老人双手合十祈祷,与她建立了心灵的连接问道。

  “请不要抛下我们。”

  那个代替始祖降下预言的朵拉。

  那是他连接茵索夫之树所获得的启示,并且从战争开始之前他就已经看见了。

  萨奎嘴里喃喃自语着,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仿佛在发光的树冠。

  而这一切也果然的发生了。

  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

  那是他能为自己族人做的最后一件事。

  在300名残兵的护送下,多玛部落的士卒日夜兼程,终于在太阳第3次落山之前将还剩下半口气的吞南带回了多玛城。

  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从前线返回的部落勇士们纷纷睁大了双眼,随军出征的祭司们脸上更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  “我看见了茵索夫之树……祂在召唤我。”

  微眯着眼睛的吞南忽然睁开了双眼,那张棱角分明而虚弱的脸上罕见地浮现了一丝虔诚。

  朵拉闭着眼睛,虔诚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,如湖水般宁静的心境荡开了无声的回响。

  “……茵索夫之树降下了神迹,始祖再一次听见了祂的声音。”

  萨奎闻言一愣,接着脸sè陡然变了。

  “始祖大人还在里面?”

  朵拉轻轻点头。

  “我们请求他出来,但他拒绝了……”

  萨奎茫然愣在了原地,回过神来之后立刻从地上起身,迈开脚步走向了神殿的入口。

  朵拉没有阻拦他,只是睁开了双眼,目送着那背影消失在神殿的入口。

  没等多久,年迈的祭祀又两眼茫然地从那神殿中走了出来。

  他的脸上写满了困惑,错愕……并渐渐变成了惊慌和恐惧。

  他刚才分明在向神殿的深处走去!然而走着走着却又回到了入口!

  朵拉看着他,用那无声的语言说道。

  “没有人能进入神殿……”

  “没有他的允许。”

  在此之前,她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神殿之外亮如白昼,神殿之内亦是一样的灯火通明。

  坐在那蔓藤缠绕的床上,夜十安静地注视着墙上的壁画,只觉jīng神世界前所未有的充实。

  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  就好像在同一台电脑上开了两個小号,而其中一个小号进入了副本。

  之前在超空间航道中的时候,他曾经体会过一次这奇妙的感觉,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细细琢磨便匆匆的离开了。

  如今随着他将意识沉入周围的环境中,并任由那发散的jīng神感知向周围蔓延,那种意识穿越时间和空间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他身上!

  并且和之前不同的是,这一次他在“主世界”中的意识并没有陷入沉睡,而是和在副本中的意识同时保持着清醒。

  不过相对的是,这一次他无法触碰副本中的任何事物,只能透过一层忽明忽暗的迷雾,看着迷雾背后的事情静静的发生。

  这大概就是“灵能”了。

  起初夜十对于这种光怪陆离的情况还感到有些手足无措,而如今的他已经能熟练的控制这种能力,并自主选择建立连接的目标。

  譬如此刻,他便将自己的意识连接到了多玛城的圣树,透过那镌刻在圣树根部的生长纹让一部分意识回到了150多年前,回到了这棵参天大树刚刚被种在这片森林中的时候。

  与他推测的一样,森林中的圣树果然是双子号的船员种下的。

  不只如此——

  夜十经过一番测试之后惊喜地发现,自己不但能与圣树根部的壁画建立心灵连接,甚至还能在进入副本的同时继续发动能力,以副本中的目标为“跳板”进入新的副本!

  换而言之就是将“进度条”继续往前拖!拖到这棵圣树还没被种下的200多年前!

  当然了,这种迭代不是能无限进行下去的。

  当他以副本中的目标为跳板进入新的副本之后,所能看见的东西已经相当模糊了,就像在迷雾的外面笼罩上了一层更浓的雾。

  透过那层虚空的迷雾,他能看见的只有模糊的影子,能听见的也只剩下偶尔传来的只言片语,根本没法寻找新的“跳板”。

  不过,哪怕能听见看见的只有只言片语也相当的不错了。

  至少对于夜十来说,帮助他结合壁画上的信息还原这颗星球过去200年间发生的历史已经足够了!

  三年战争末期,双子号和猎户号分别接到了关于“终末之战”计划的命令。

  正如赵天河舰长预感中的那样,他们和身为姊妹舰的双子号接到了截然不同的命令。

  猎户号是终末之战计划的执行者,负责对地球的生态环境进行重启,彻底清扫盖亚之种残留的危害,以帮助避难所更好地重建人联时代的秩序。

  至于备弹不多的双子号,则是计划的监督者,负责监视猎户号执行命令。

  双方其实从一开始就别无选择。

  尤其是在双子号清楚猎户号大概率不会执行任务的情况下,他们想要活命只能先下手为qiáng。

  而即便是先下手为qiáng,他们活下来的概率也相当之低,最多不过是拼个同归于尽的结局。

  那样的胜利毫无意义,甚至比失败更糟糕。

  于是,双子号的舰长宋宇川做了一个极其冒险且大胆的决定——

  那便是将全体舰员的思维上传到电路板!

  他们将在对手杀死自己之前先杀死自己,并在与对手同归于尽之后复活,以仿生人的姿态继续执行命令。

  这是他们所能想出来的最优解。

  在幸存者与人联之间,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人联。

  这个计划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,毕竟他们本来也没有更好的选择,况且他们的家人大多也都在避难所里。

  然而也有少部分人认为,这种将思维上传到电路板的行为与自杀无异,拉格朗日点空间站制定的“终末之战”计划更是愚蠢至极。

  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和猎户号谈谈,他们相信一定有能让所有人都活下来的办法。

  关于这场争执是如何发生又是如何结束,夜十也看不到更多的信息。

  透过虚空的迷雾,他所能看见的200年前的历史就这么多。

  毕竟对于他头顶的这棵圣树而言,想要真正理解这段“属于天上”的记忆并不容易。

  更何况种下它的那名船员,显然也不太想回忆那些“旧时代”的事情。

  十七名船员最终被塞进了休眠舱,塞进登陆艇射到了同步轨道上。

  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无需多言,基本上就和夜十在超空间航道以及猎户号残骸上看到的差不多。

  双子号向猎户号射出了装有中子弹以及全体舰员“灵魂”的登陆艇,而猎户号则在进入超空间航道之前的一瞬间向前者发射了中子鱼雷。

  双子号的残骸留在了盖亚行星的轨道上,而猎户号则带着处在生死未卜的叠加态的船员们跃向了五光年外。

  至于十七名躺在休眠舱中“被流放”的船员,则在同步轨道上沉睡了将近四五十年,终于在蛮荒纪元的末期苏醒。

  他们乘坐登陆艇降落到了盖亚行星上,并在这颗星球上发现了殖民者的后人——也就是那群绿皮肤的盖亚人。

  在对那些盖亚人的研究和观察中,他们渐渐意识到人联对于盖亚行星的认识是存在偏差的。

  甚至是彻底错误的!

  这种错误究竟是因为殖民地的“激进势力”有意误导,还是因为人联自身那居高临下的傲慢和偏见已经无从知晓。

  在研究了盖亚人的生活习性以及文化习俗之后,十七名船员最终得出了结论——

  这颗星球上曾经存在过一个无限繁荣的文明。

  并且和刚刚踏入星空的人联不同。

  这个高等文明的繁荣远远不止局限于南门二这一片星系,其足迹甚至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文明认知的范畴!

  至于盖亚——

  只不过是那个高等文明留在这颗行星上的“生态维持系统”罢了。

  不得不说,这个发现相当的令人着迷。

  无论是那个高等文明的存在本身,还是它们最后去了哪里。

  毕竟,如果连这个成就远超人类文明的“先行者”最终都难逃自我毁灭的结局,人类文明的衰亡似乎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了。

  万物由生向死,由死向生,不过是注定的宿命。

  怀着对“先驱”的好奇以及对揭示“宇宙真理”的渴望,十七名船员暂时放弃了回家的打算,借助有限的工具对盖亚人和他们的圣树展开了一系列的tiáo查。

  而经过一系列过程充满曲折的探索,他们最终发现了祂的存在!

  那是发生在“觉醒纪元”前夕的事情,最初发现祂的是五部的物理学家邱时也。

  这些平时派不上用场的家伙,总是能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证明自己并不像看起来那样没用,只是有用的不太明显。

  总之,在长达十数年的研究中他终于解析了盖亚人所拥有的“灵能”,并在觉醒灵能之后发现了“茵索夫之树”的存在,进而又用维度的理论对其进行了解释!

  这些都是留在神殿壁画上的信息。

  当夜十看懂了壁画上的内容之后,自然而然也就继承了这些线索,并且和那个曾经“成功过一次”的邱时也一样,与“祂”进行了直接的对话……

  也正是那次对话,让邱时也博士彻底的疯了,并且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疯狂。

  或者换句话说,就是走火入魔了。

  他从先驱那里得知,这个宇宙是存在“造物主”的,而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这个宇宙中的一切,都只是某本书中的角sè,或者某面墙上的壁画。

  想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,唯有打破“视界之窗”!

  也就是打破第四面墙!

  在邱博士看来那是所有文明最终都必须经历的命运,他们终将直面自己的造物主!

  并且他面前就有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那里——曾经存在于这片宇宙中的“先驱”已经成功做到了,打破了他们与造物主之间的屏障!

 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他需要双子号导弹巡洋舰上的反应堆进行更进一步的试验,为此需要把反应堆拆下来搬到地上。

  对于这个疯狂的计划,另外十六名船员自然是表示了反对,毕竟那是他们回家唯一的希望。

  在另外十六名船员看来,他们已经成功挖掘了整座遗迹,是时候离开这里了。

  更不要说他们都是吃过疯子的苦的,并且为此被一脚踹下了船。

  为了防止这个害群之马干出离谱的cào作,他们试图把这家伙关起来,结果很不幸让他带着自己的拥趸逃进了森林。

  而这些人也就是后来的“邱人”——那些感知不到灵能的“物质主义”土著们。

  再后来发生的事情便是这片森林中所有土著们都耳熟能详的“第二次审判日”——

  燃烧的宫殿坠落在了地上!

  值得一提的是,多玛城神殿中的壁画并不是邱博士留下的,而是另外十六名船员中的一员。

  他们将圣树的种子带进了森林,在觉醒了“灵能”的土著的帮助下哺育了新的圣树,并将这段历史记录在了圣树的根部。

  也正是因此,壁画上的信息其实是包含有qiáng烈的主观sè彩的。

  夜十站在第三方的视角试着对壁画上的线索进行了抽丝剥茧,忽然惊讶的发现这段历史竟是如此的相似!

  十七名船员就是否追随“先驱”的道路发生了分歧,并因此大打出手。

  带领“罪民”征服禁林山谷的邱时也无疑是赢了,但也无疑是彻底的失败了。

  如果第四面墙真这么容易打破,“先驱”文明也不至于费那么大力气了。

  虽然壁画上没有记载,但夜十靠猜已经猜到了后面的事情。

  和自己一样。

  那个邱时也博士最终发现了那个最后的真相。

  “祂”确实打破了第四面墙,但并没有变成身为物质主义者的他幻想中的那个“无所不能”造物主。

  而他听见的声音,也并不是身为“造物主前辈”的祂发出的,仅仅只是“祂”残留在这片宇宙中的回响。

  他从没有真正的和“祂”对话。

  只是和“祂”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子打了声招呼罢了……

  “淦!这特么不就和‘第一次审判日’一样了吗?”

  三年战争的幸存者为了自己所相信的真理,在战争结束之后的盖亚行星上拿着没打完的家伙又干了一架。

  历史就像一个圈发生过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重演,甚至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又转了一圈。

  想到那场令所有土著欢欣雀跃的雨和那个自作聪明的吞南,夜十心中哭笑不得,也终于理解了“祂”在最初见到他时那意味深长的嘲笑——

  你们总是如此。

  “见笑了。”

  (本章完)